从文化视角解读《康熙来了》

 

             从文化视角解读《康熙来了》

   

          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        方霞           2005034s16

 

       台湾娱乐综艺节目《康熙来了》不仅风靡港台,在中国内地也十分火爆,从电视里和网上观看这一节目的观众都非常多。其受欢迎程度远远超过内地其他的一些娱乐综艺节目,如《综艺大观》、《艺术人生》等。

为何《康熙来了》这一节目这么受大众欢迎呢?从浅显的大众的角度来说,因为它符合当前大众的欣赏口味。从更深层的文化视角来看,也许更多的是因为它符合当前的文化语境。

 

从总体来讲,当今世界的文化语境是一种后现代语境,中国当然也不自觉地被这种语境覆盖。“后现代”可以说从上个世纪下半叶就开始了,德里达等批评家的理论为它提供了理论基础。“后现代”的核心正是德里达所提出的对传统的“逻各斯”的解构,也即是对西方世界一直追求的理性、真理等中心的解构。

 

由于事物的中心被打破,一切变得皆有可能,人们对理性不再相信。而西方文化发展一直都是一种“日神精神”(理性)与“酒神精神”(狂欢)相结合又相冲突的过程,二者是此消彼长的。于是,当前文化所呈现出的特点就是狂欢,带有一点游戏人生的意味,当然也并不缺乏激情。而《康熙来了》这一节目充满了搞笑成份,同时也有点游戏人生的意味,经常使观众忍俊不禁。除了主持人和嘉宾本身的语言、动作幽默夸张之外,人工字幕和声音的渲染也加强了这种效果。我曾经问过一些人为什么他们喜欢看《康熙来了》,虽然答案不尽相同,但基本上每个人的理由中都有“搞笑”这一条。可见,正是由于它符合当前狂欢的文化品质,所以大受欢迎。

 

第二点,还因为它符合当前文化对传统的解构性,特别是对传统的英雄的神圣性的解构。

这一点首先从节目的名称就可以看出来。“康熙”原本是中国清朝一位皇帝在位时的年号,后来也指代这位皇帝。这位皇帝在中国历史上也是为数不多的几位有作为的圣君主之一。可以说,“康熙”本来是一个很神圣的词,但是当它作为这个节目的名称时,它原有的神圣性被无形消解,变成了主持人名字的拼凑,成为了一种文字游戏。

其次,节目的内容也体现了这一点。节目中所采访的嘉宾都是些超级明星、时政要人,在大众心目中也算得上是英雄。但是把嘉宾请来之后,主持人不是把嘉宾作为圣人供起来大肆吹捧,相反地,主持人正是要想方设法剥去他们神圣的外衣,使他们露出普通的人性。当然,这里面也涉及到一个限度的问题。节目中有些地方确实有点过火,过分地挖掘嘉宾的隐私是对嘉宾隐私权的侵犯。但这也是由于商业运作的需要。为了满足观众对这些心目中的英雄的好奇,为了提高节目的收视率,他们不得不这样做。总之,节目中的嘉宾都不再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英雄”,观众可以通过这一节目了解到“英雄”的日常生活,包括家庭、饮食、服装、交友、爱好等各个方面,有时“英雄”在主持人的强力进攻下还可能成为“小丑”。这种对传统的英雄的神圣性的解构,也是与当前的文化语境相一致的。

另外,它还表现出对传统主持方式的颠覆。传统节目的主持都是事先安排好了的,变数不大,只需按部就班就可以了。而在这一节目中,主持都是即兴发挥的,所以更真实,更能吸引人。

再者,这一节目少了政治色彩,是对传统的媒体作为政治的传声筒的解构。

 

综上所述,尽管《康熙来了》这一节目也受到一些传统人士的批评,但总体上它是符合我们当前的大的文化语境的,所以这一节目是会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和活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