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语境下异质文化的接触问题

 

 

全球化语境下异质文化的接触问题

 

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2005级  闫孝银 

 

摘要:在全球化语境下,异质文化之间的接触问题引起了人们普遍的关注。本文着重分析在接触过程发生冲突时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并提出对于异质文化之间的接触应采取的策略和态度。

关键词:全球化语境   异质文化

 

在日益全球化的今天,各国之间的往来接触打破了国的界限,交流越来越频繁,文化也伴随着政治与经济跨越疆界与异质文化接触碰撞,各国文化由于其特定的传统,与异质文化接触必然产生冲突。我们就来看看全球化语境下,异质文化的接触问题。在全球化语境下,异质文化之间的接触问题引起了人们普遍的关注。本文着重分析在接触过程发生冲突时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并提出对于异质文化之间的接触应采取的策略和态度。

 

 

在全球化语境下,各国都想在融入全球文化中,都想在全球化中发出自己民族的声音,都想为全球化、文化多元化做出贡献。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实力比较强的第一世界国家,更想利用自己的优势,在全球范围内推行文化侵略。这种侵略取代了一战、二战时直接的武装战争,而是对人的思想文化、价值观念的侵略。这种文化侵略、文化霸权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人们的警惕。这势必会激起其它民族、国家强烈的文化特性意识,就会为了保护自己国家的文化传统,排斥异质文化。就像犹太民族在大流散中,对于宗主国之间的文化排斥,犹太民族为了在宗主国生存下去,取得居住权、生存权,只好先接受宗主国的文化、价值观念。但大部分犹太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传统文化,只是吸收了异质文化的有益成分,融入到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中,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注入了新鲜血液,更具有生机与活力,在不断的变迁过程中,能很快适应新环境有不断的充实提高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增强民族意识。各国文化对于异质文化特别是强势文化的冲击,都可以借鉴犹太民族的做法,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典型经验。在与异质文化冲突时,既接受异质文化,又不放弃自己的民族文化传统,并吸收异质文化的有益成分为我所用,化为自己的东西,进一步巩固本族文化的地位。

想推行文化霸权的国家,也应该从犹太民族中吸取教训,几千年的犹太民族大流散,在遭到排斥的过程中并没有像希特勒所希望的那样,从地球上消失,而是在排斥中越来越强盛,并最后建立了自己的国家。但在中国宽松的文化环境中,开封的犹太人却消失了即被同化了。实行文化霸权,只会激起人们的警惕,更能加强民族意识并排斥异质文化。

 

 

当然,不可否认,在全球化语境下,异质文化之间的冲突如果达到极致,强势文化过于强盛,可能会走向另一个极端即被同化。在犹太民族的历程中,“失踪的犹太人十支派”就是一个被同化的例子。在当今第一世界与第三世界之间是强势与弱势的对立,强势国家利用自己在政治、经济方面的优势,向弱小国家推行自己国家的文化,力图实现文化霸权,使各弱小国家推行信奉自己国家的文化,可以说是对弱小国家进行所谓的“洗脑”。在这种情况下,弱小国家如果耐不住强势文化的冲击,这个国家极有可能从历史的长河中消失。当然,这种消失,不是说这个弱小国家真正从地球上消失了,完全找不到踪迹了。而是说,这个国家和人民还存在,但这个国家已经在文化上完全接受了外来的、异质的强势文化,放弃了自己国家的民族文化传统,这种放弃有被压迫、无可奈何的成分,也有崇洋媚外的因素。对于放弃了自己民族传统,完全接受外来文化的国家,发生了语言,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等方面的彻底改变,这个国家丧失了民族特性,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国家了。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惧怕在全球化语境中与异质文化接触,出现文化特性的消失,而封闭本族文化,不与异质文化接触交流,则是不可取的也是不可能的。

 

 

在全球化语境下,弱势文化意识到文化侵略,就联合起来反对强势文化所推行的文化霸权,我们应该警惕一些弱势文化在强烈反对文化霸权的背后所隐藏的目的。就像奴隶不堪奴隶主的压迫,起来反抗奴隶主。如果奴隶也抱着想做奴隶主的心态的话,那这样的反抗就不可能推翻奴隶制度,只是原来做奴隶的变成了奴隶主。只有摆脱统治欲望,从平等的角度出发,反抗奴隶制度,才能彻底推翻奴隶制度。这就如同反对文化霸权,如果反文化霸权者心里也想实行文化霸权,想让自己国家的文化统治全世界,那么这样反对文化霸权就没有意义了,只是改变了形式,实质并没有发生变化。这就呼吁反文化霸权者,要有一个清醒的认识,任何一种文化都有其存在的理由,都有其独特性,反文化霸权的目的是实现各种文化的和平共处。

 

小结

 

在全球化语境下,异质文化的接触成为人们共同关注的问题,异质文化之间冲突的解决还需要全人类的共同努力。各国都应该为全球文化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实现各种文化的平等和睦相处,形成“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局面,使各种文化都能焕发出勃勃生机。那些实行文化霸权的国家,应该从犹太人的例子中吸取教训,伟大的民族传统是根深蒂固的,靠强势的压迫是不可能消失的。它在平静中是温文尔雅的,但在斗争中会焕发出无比的向心力,战斗性,开出绚丽的花朵并结出丰硕的果实。一定要牢记:一支花显不出美,在众多的花海中耀眼夺目,才是真的美。

 

参考书目

 

刘洪一:《犹太文化要义》 商务印书馆  2004

李晓东:《全球化与文化整合》 湖南人民出版社  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