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日黄花”想起

      从“明日黄花”想起

            ——也谈全球文化背景下中国文化人的使命

                                 05研究生:杨微

 

昨天非常有幸看见了吴小如先生在东南大学作演讲时的文章,题目是《纵横文化五千年——漫谈学术规范与学术道德》。在文章中吴老主要谈了当前的一些文化学术风气,以及在社会中出现的传统文化滑坡的现象,称之谓“文化稀释”。其中举到一个例子,是有关“明日黄花”的。记得我在高中的时候,有一次老师在评讲作文时,发现一个同学用了“明日黄花”一词,另外一位同学则用了“昨日黄花”一词。老师当时就问我们,这两个词到底哪个是对的,底下自然无人应答,老师便说,大概两个都是对的,反正社会上都在通用,指的就是在事过境迁之后,一些事物的价值也降低了,没有人关注了。当时我也确信老师的说法,因为不管是电视里面,还是报纸上,确实经常看见这两个词都在用,而且代表一个意思!所以在看完吴老对与这一词语的解释之后,我深觉汗颜!吴老是这样解释的,所谓“明日黄花”,“黄花”指的是菊花。这个词最早见于苏东坡的诗“明日黄花蝶也愁”。而在古代,大家流行九月初九,重阳节这一天去赏菊花。并以月饼做比较,当时人赏菊花就像现在人吃月饼一样,八月十五以前月饼是畅销货,到了十六,月饼就买不出去了。菊花也是如此,九月初九以前人人买菊赏菊,过了重阳节,九月初十,菊花就过时了,不值钱了。吴老还讲到了苏东坡的“明日黄花蝶也愁”这句诗或词则是根据晚唐诗人郑谷的《十日作》写的。郑谷诗的大意是到了九月初十黄花就不值钱了,可是蜜蜂和蝴蝶对黄花还有感情。蜜蜂觉得黄花过了节令没人管了,所以替黄花担忧,而蝴蝶却不知道,还围着黄花欢快的飞。苏东坡则更加感伤的认为到了九月初十,蝴蝶也会发愁。所以说“明日黄花蝶也愁”。“明日”指的是九月初九的之后的哪一天,即九月初十。看到吴老如此精确的解释,我不禁想起我们之前用这个词的时候,总是主观的认为“昨天”是指过去,所以“昨日”的黄花才会不值钱,“明日”的又怎会不值钱,哪里知道词语背后有如此深的文化渊源!

现在大家都讲全球化,讲经济一体化。所以我们学西方的文化,学别人的经济,学别人的历史,学别人的科学技术,包括我自己,学的是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我不是说学别人的不好,可是在学人的这个,学别人的那个之前,是不是应该对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有一个即便不是深刻,也是比较系统的了解。最近不管是做研究,还是写文章,我总觉得心里面恐慌,不踏实。因为每每看到外国文学或是文化中的一些现象,想联系本民族的文学或是文化来谈一谈的时候,总是谈不上来,还要去查一查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历史之后才能有所得。对祖国文化如此的不熟悉,让我深感不安。我总是觉得,作为一个文化人,不管是作为学生,还是老师,在我们学习别人的文化之前,对本民族的文化一定要有一个深刻的认识和了解。我们学习别人的文化,是为了在别的民族和本民族的文化两相比较之下有所得,能够对本民族文化的发展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而所谓比较,是要有不同方面参与的,我们把国外的文化学得再好,却不了解本民族的文化,又如何能展开深刻且行之有效的比较呢?我想感觉到困惑和迷茫的不止我一个。先生在东南大学作讲座时有一位同学也提出了类似的困惑,我们拼命的学习西方的科技,学物理,学英语,学好了将来有用,却离本民族的文化越来越远!吴老将同学提出的这种感觉总结为“同西方文化接轨差一块,跟祖国既有文化不搭界。”真的是让我觉得心有戚戚焉!以语言为例,不管我们把英语学得多好,说的多溜,总是不如英美国家一个小孩子说的地道,可是对于本民族的语言,我们未必又能准确和恰如其分的运用,这头两头都不着边,心里能不慌吗?现在全民学英语,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学习一点别人的语言总是好的,但是当我们在说错了一个英语单词,为发音不够标准而脸红的时候,读错了本民族的语言,用错了本民族的语言,可不可也不要“一笑而过”!大学生不管学哪一个专业(当然英语专业除外)都要学习大学英语,那是不是不管哪个专业(中文除外)都应该学一点大学语文呢?要知道,中华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凝聚力的源泉之所在!

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的文化人,如大学的老师,以及像我这样在校做研究的学生,还有社会上工作在文化战线上的人,以及曾经接受过高等教育如今工作在社会各个岗位上的人,都肩负着传承和传播文化的使命。在学习国外的种种之前,一定要熟悉本民族的文化传统。这样有了传统文化作为我们知识的底蕴,再去学习国外的文化,学习国外的科学技术,就有了充足的底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