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刘小枫博士的讲座有感

刘小枫博士回到了深大,受到了深大师生的热烈欢迎,教室挤满了前来听讲的人,后来者依然不断,可见刘小枫的理论见解是广为大家所知的,也希望能再听到新的理论见解。

这次的讲座内容是有关柏拉图的《会饮篇》,在这里,刘小枫接受了柏拉图的观点,并且说他在中山大学就《会饮篇》给博士生们讲了两个学期,很是厉害了。跟着刘小枫的思路走,发现这次讲座确实给了我不少指点迷津的理论。如男女为什么总是找不到自己真正的另一半,为什么世界上会有同性恋。

不过刘小枫提到了柏拉图的一个观点,认为世界上原本有三种人:圆的纯男人,圆的纯女人,圆的女人和男人的结合体。这三种人原本很有力量,能和上帝战斗,上帝为了不受威胁,就把这三种人劈成了两半,这些人力量就弱了,也开始了不断地去追求自己的另一半,追求爱若斯,就不再像和上帝作战了。刘小枫把这种观点当作了实际情况,认为确实合理。

而刘小枫引用的原文认为,不是这三种人都能威胁上帝,而是圆的男人和女人结合体(见会饮篇48)。既然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上帝要把人都劈成两半?

上帝劈开了人后,就让阿波罗把伤口给缝好。在这里,刘小枫认为,劈开后人少了一半的皮肤,结果,就把整个皮肤都给了其中的一半,另一半缺少皮肤就死掉了,所以人永远找不到自己真正的另一半。听起来很合理,可是,阿波罗做的是“把人的脸扭过来,把切开的皮从两边拉到现在叫做肚皮的地方,像人们封紧布袋口那样在中央处整个儿系起来,口子就是现在的肚脐眼”(50页),可见,并没有用另一半的皮肤,而且,我们知道人的身体有些地方是有褶皱的,阿波罗所作的应该是把褶皱拉紧罢了。后面柏拉图又借助阿里斯托芬的话说:“只要遇到自己的另一半,马上就互相迷恋的不行”(52页),看起来另一半应该没有死才对。

关键是这种假设有一个地方是让人怀疑的:这三种人是怎么样繁殖后代的呐?是圆男人、圆女人、圆男女结合体自己可以繁殖后代,还是互相结合呐?要像雌雄同体的植物那样能自己生育,那么分开后,为什么同性恋不能繁殖后代呐?

柏拉图的这篇文章不过是一篇文学,其中的观点是文学的想象而已,就如《圣经》说上帝创造了人一样,听起来有道理,可只是作为一种笑料而已。